Posts under category 各种爱好

2015 - 01 - 02

其实每一条空荡的路都看过无数的故事,或许欢乐,或许忧伤,然后它们在所有人都来不及怀念的时候,就消失在它的那个转角,夕阳为它们盖上了属于曾经的邮戳,顺着时光成了人生中永远寄不出的信,回忆里的你,依旧美好。

2014 - 7 - 19

盛夏。

黑夜充斥着闷热潮湿的气息, 天空不断轰隆隆地发出声响,不知名的小虫也不断围绕在街头昏暗的路灯间。 我稍稍抬头就能望见这个城市的繁华,纸醉金迷,人们的生活被 Party 和饭局挤满了。“我要停下来好好看看这个世界,这个驱使无数人像齿轮一样运作的牢笼”,现在很少人会这样说了,钱和人际就是现在大家唯一关心的话题,在华丽的躯壳之下流淌着黑色的粘稠液体,组成了这个社会。五颜六色的灯光笼罩了上空,用渺小的光亮去驱逐无边的黑暗,生活是不是也像那来势凶猛的黑暗一样把我们冲刷得体无完肤呢?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告别一个人有多难,要付出多大的决心,但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一个社会,我不得不走,不顾一切往前奔跑,堂而皇之地告别,追逐同样的一件事情,生存。回忆就像一部胶卷电影,每一帧都记录了动人的曾经,在我们结束之后他就开始倒着放,从温馨直到荒凉,从相伴来到再也不见,以后我也会装作失忆,就像电影中陌生的我们一样,素未谋面,迷失在熄灭了灯光的放映厅里。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会梦到,那消失了的一个人,牵着我的手说:“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未来,我们都还在那就是最好的结局了。”甚至在醒来的一刻我都能强烈的感觉到她真实存在过,空气中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手上还有未散尽的余温,渐渐地梦境比真实更真实。

在这个诺大的世界里,我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感到寂寞和无助,其实你从来都是一个人,没有人告诉你路要怎么走,前方又会如何,你路过了很多,留恋了一段时间之后你又会想起这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然后悄悄离开,留下单薄的背景和无尽的悲哀。最后,我能从一个角落寻到一个她曾经停下观望谁的痕迹吗?

我默默地回头,原来一直都是空无一人。

—— 终

那些关于毕业后

我们用双耳不断聆听,十二年结束的钟声渐渐响起。我们怀着自由的渴望踏出了校门,然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辗转了许多年只留下一张照片作为纪念,照片上青涩的我们不知未来的路,咔嚓一声人就离开了。

在习惯了高中的时间表之后,即使是假期仍然早早地起来了,窗外能看到慢慢亮起的天空,披上一件薄衣服出门跑步去了。我不断穿梭在这个城市,现在我有充足的时间去观赏那些曾经因为忙碌而没有自己看过的地方。

Croatian Rhapsody (克罗地亚狂想曲) 四手联弹谱

Croatian Rhapaody 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曲子之一,难度比 Flower Dance 要简单一些。这首曲子的谱我扒了好久,但扒出来的单人演奏版本始终感觉有些空洞(貌似 Flower Dance 也是这样),于是找来了这个四手联弹的版本,谱子是 C 大调四四拍的,难度有点高,估计也是达到了 10 级左右的水平,但四手联弹暂时没办法找到队友,就先把谱子放出来有空再约朋友试试。

谱子是用 EnCore 打的,Overture 老是出错!为了方便我就导出 MID 格式和 EnCore 格式各一份好了,有队友的可以试着弹一下。

谱子传送门:Croatian Rhapsody

2014 - 2 - 26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

沙城就是一个人的记忆。

偶尔梦里回到沙城,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而你无法碰触,一旦双手陷入,整座城市就会轰隆隆地崩塌。把你的喜笑颜开,把你的碧海蓝天,把关于我们之间所有的影子埋葬。

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

哪怕往前走,是和你擦肩而过。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2014 - 1 - 26

昨天晚上一群老朋友一起出来聚了聚,转眼间春夏秋冬都快循环十次了,时间给我们带来太多的改变,带走了太多的曾经。

我们都曾在一米五的水平线上观察世界,天空要比现在远上不少,我们都放肆地在河岸边大笑,梦想时时刻刻好像都握在手,我们拥有最丰富的想象,云朵总有许许多多的角色。但时间从来都没放过我们……

偶尔的遇见之后总要寒暄上一两句,然后象征式的问候,接着回家之后想了好久才想起来刚刚那个究竟是谁。然后从那个遗弃了许多旧物的角落找到一个小本子,从上面找出曾经烂记于心的电话号码,手指僵硬地在手机屏幕上按出来。都忘记这么久了。

明明都是一群话痨可见面的时候却哑口无言,大家都用沧桑堵住了嘴,连打声招呼都充斥着浓郁的历史感,于是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偶尔的一句笑话也只能激起丁点的波澜,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世界,就算是说出来,你也不会明白。

好像镜头永远都卡在这些日子里,为了在不同的圈子中生存,日复一日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剩下真正的自己就只能在黑夜中痛心疾呼。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